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空燕]穿越定律

[这篇文是当时阿文看了这张图后聊的脑洞,终于抽空写出来了,也自我发挥了一下,虽然标了CP不过当亲情向看也OK的。]

=================

 

御魂笑光辉说:“副盟主,你是把我们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反骨儿童联盟副盟主表示自己是无辜的,他连自己都传过来了,还能存心谋害盟主不成。说着那小眼神就跟名字一样诚挚。

是不阴不晴的天气,不早不晚的时分,头顶天空不蓝不白透着蒙蒙的灰,道路两旁树木不盛不衰,寥寥淡淡,一如远处的山影。

有些奇特的山峰样貌。

隐隐约约,御魂觉得自己见过那山间的云。

他脸色突然微微变了,不由自主向前走了两步。

——然而何方才是前方呢?

 

月牙诚的能力还需一段时间才能再次发动,在东瀛连番征战,御魂本想原地休息,但远方那座山仿佛有特别的吸引力,驱使他往前走了一步又一步。

就算走了这么多的路,山的形体依然看不清晰。

御魂终于向自己投降,笑着说:“副盟主,一起去游山玩水吗?”

月牙诚正闭目运功,无暇理他。

这时远处传来激烈奔跑的足音,御魂身手敏捷,捞过小诚闪进道旁树林。

在林木掩护中看到来人身影那一瞬间,御魂的面色变得很可怕,幸而在面具遮挡下看不出来。

来人像一道火焰般冲过去,红的长发像火灼伤了观者的眼,白色衣袍扬尘而过,煞白了御魂的脸庞。

月牙诚听见“咔吧”一声,睁眼只见御魂捏断了手里的扇子。

“啧。”他事不关己地感叹一声。

无非就是一个青年人背着孩童跑过去而已。

 

月牙诚问:“盟主,你给我安排的藏身之所安全吗?”

御魂说:“绝对安全。”

小诚认为不可能,他们也就从靠近路边的稀疏树林移到稍微不靠近路边的稍微不稀疏树林而已。

何况小树林本来就是最危险的。

御魂声音都变了,不那么装腔作势,急匆匆地说:“不行你就先回去,过两个时辰……半天……唔,算了,还是一天吧,过一天再来接我。”

临去他又慎重嘱咐:“别忘了之前传送时的心态情景,我估计缺一不可。”

小诚说:“我知道,师父教过。”

 

御魂直奔那座山。虽然背着孩童的青年一转眼就跑得没影,但他十分笃定,那是小弟银燕,被背着的是当年的自己。

荒谬吗?当然了。但御魂一生中遇到许多荒谬的事,已经习惯了。

再说既然有空间传送,那时间传送当然也能发生。不管月牙诚是怎么误打误撞开发出新技能,想到剑无极之前说的话,御魂心中唯一的念头是要再看银燕一眼。

把当年自己走过的路再走一遍,真是再容易不过了。

不过当年他不用自己跑。这次却是用两条腿追上银燕的。

相距还有数丈距离,银燕倏地回身,啸灵枪直指来人:“你是谁!”

啧。

被同一个人、同一杆枪再次指住。

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银燕愕然地看见对面紫色华服、东瀛风味的男人摘下面具,擦了擦眼睛。

他茫然地问:“你是谁?”气势已经弱了许多。不管怎样,一个陌生人摘下面具就冲着你哭,总不好意思立即再把枪顶到别人脖子上去。

御魂心想,既然豁出去要干了,那先哭个痛快再说,反正现在也没人认识他,而且按照穿越定律,等他回去银燕就该把这事忘了。

既然这么一想,那眼泪就不客气流得更急,仿佛几十年没开过闸。

银燕整个人呆了,不知该上前还是转身继续逃亡离开这个疯子,半晌犹豫着踏上一步:“你,你没事吧?”

一边问一边不忘托着背上的光头小和尚,怕他被磕着碰着。

御魂冷不防一把捞过红发白袍的青年,鼻涕眼泪地跟那愕然的浓眉大眼对视了一瞬,更用力地抱着哭起来。

“二哥……”

一声出口,御魂惊得快没了魂。

一抬头,银燕正安抚背上的小空呢。

这下眼泪终于是被吓住了。御魂拉起银燕,说:“往这边走,那儿有埋伏。”

 

山里曲曲折折岔路不知有多少,上次若不是银燕直性子只会往去过的地方躲,也不会被俏如来守株待兔。

想到此处御魂回头望了望那边。

这时的俏如来……可能扔块石头过去都砸得死。御魂不无恶意地想,所以他出门总要带保镖,邪马台笑……啧,要是魔之甲还在。

御魂突然看了眼小光头的自己,银燕警惕地抱着小空:“干什么?”

御魂若有所思,“嗯,要不我替你抱一会儿?”

银燕对这个帮助自己的陌生人怀着好感,但摇头拒绝了。

御魂笑问:“一直背着挺重的吧?”

“不,一点也不重!”

天色晚了,他们刚在山洞里点起一堆篝火,火势还微弱着,御魂就被无风自起的飞灰迷了眼睛。

一点也不重……啊。

 

御魂出去找了几个果子回来丢给银燕,自己也喀嚓喀嚓地咬着一个,说:“你知道吗?魔世终究是要开启的。”

“嗯!那就跟他们打!”

“会死不少人哦。”

御魂想,我说的是事实啊。可是,为什么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又有点烦厌这样的自己。试探谁不好,偏要试探银燕,他蠢得不行的小弟,太蠢了,牺牲一个人就可以救全世界,为什么不做呢?像史艳文和俏如来,他们多聪明。

银燕没回答,御魂探过头,发现他在看小空,那个闭着眼睛的自己,当年是在装睡,也是被伤得没什么力气了,现在呢?小光头眼皮微微动了下。还是在装睡。只有银燕看不出来,小心翼翼轻手轻脚把人放在靠近火堆的石头上。

“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想先救二哥。”

御魂一愣,回过来神,发现银燕是在回答他之前的问题。

御魂点点头,“他是无辜的。”说这句话时眼睛看着小光头。确实是问心无愧。

可惜吗?自己没打算一辈子无辜下去。

银燕看到对方神情转为冷淡,心中黯然。

“史艳文和俏如来,他们……也知道二哥是无辜的。”

御魂点头又点头。就是这样才更让人生气。

“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去做的事。他们要牺牲二哥,我要救二哥。”

 

御魂试着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现在的情形,啧,不善言辞的小弟,居然在跟一个陌生人推心置腹呢。大约这时只要肯帮他救小空的就是好人了吧。脑中掠过那名白发女子的身影,随后又淡漠了。

银燕也发觉自己在对陌生人倾诉,纵然不知为何面前人有种亲切感。

“对不住!你、不然你还是走吧。若是有人追来,我怕他们会对你不利。”

在担忧追兵吗?倒也说得没错,他们实实在在是为了对自己不利而来。

御魂有趣地轻笑一声,“你一个人,守不住小空。”

“可以的!只要躲过三天!”

呀。连作为当事人的御魂都快忘了这事。确实,三天后魔世就会开启,帝鬼(呵,帝鬼,久违的名字)就会带领七先锋侵入中原,那时,他也就安全了。

但是也治不好巨骨症。他会永远是个八岁孩童的模样,在小弟的保护下活下去,还要忍受病痛之苦。也许到那时,史艳文和俏如来也会参与保护他,或许还有父子四人并肩作战,共御外侮的机会……

御魂夸张地抖抖肩膀,不,光是想一想,他都要吐了。

换个思考方向,或许帝鬼来到中原后,发现自己资质绝佳,是可造之材,大发善心给自己治好了巨骨症?

呵,真是太久没想起先帝了,这人设OOC到不忍直视。

还有魔之甲,若不是灭却之阵发动需要三王骨,能接触到真甲的机会不大。那可是御魂超级执念的宝贝,没了它,日后怎么在黑水城陪小弟玩耍,怎么让他抱着自己推出去,怎么放任他用枪指着自己,说,我们不再是兄弟……

银燕说:“你怎样了?脸色突然变得很差。”

御魂说:“我没事,只是有些冷。”

“哦,那你坐过来点。”

小光头睡在火堆一侧,为了不吵醒他,银燕坐在另一侧。御魂依言往他身边靠了靠。

“还是冷。”

“那……”

御魂想,再不报那一抱之仇就没机会了。他伸手耍赖地拖住银燕的腰,半个人重量靠上去。

“嗯,你……”

银燕有些不适应,挣动一下,御魂死皮赖脸地继续抱着,银燕终于不反抗了。御魂不无得意地想,哼,本帝尊的一抱也同样有杀伤力。随即他也什么都不去想了,静静地,在深夜的火堆旁抱着他失而复得的小弟。

 

“你的面具,可以再摘一下吗?”

过了良久,银燕忽然问。

御魂取下面具。“可以啊。”

一则是穿越定律,他相信日后银燕不会记得自己出现过,二则他也有信心,小弟的头脑不会想到太复杂的可能性。

银燕说:“我觉得你长得有点像我二哥。”

御魂愣了愣。

山洞中弥漫着树枝点燃的烟味,还有火焰剥啄树皮时的噼啪声。

这就是烟火人间。

安得太平美满。

“我记得,你跟你二哥好像是双胞胎。”他漫不经心地说。

“是啊。”银燕不疑有他。

“——那我仿佛听见你在变相夸自己帅?”

 

夜深人静,御魂看到银燕面露疲惫之色,问:“睡一会儿?”

银燕摇头,目光又望着小空。御魂知道他担心什么,说,“你不休息好,明天怎么带着他继续逃。”

银燕执拗地摇头,“我没事!”

固执的,不听劝的小弟,他戮世摩罗唯一的小弟啊。

御魂也不想就这样睡着,但他穿越时空之前在东瀛那边就经历了一场激战,否则也不至动用月牙诚的大招脱身,然后又熬了这半宿,早就心神俱疲,呵欠一个接着一个,起初还强撑着和银燕说笑,最后终于撑不住,靠在银燕身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山洞中透入阳光,御魂身倚在石壁上,银燕与小光头却不见了踪影。

御魂愣了愣,反手狠狠一拳,只打得岩壁石屑纷飞。他收回手,无力掩面。

银燕背着小空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你醒了……怎么了?”

御魂愕然:“你没走?”不是因为不信任我,趁夜带着我——另一个我——走了?

银燕放下水果,“我去摘了点果子,一起吃吧。”

小光头倒真是睡着了,御魂过去摸摸脉门,伤势依旧是那样,还积累巨骨症的旧伤,想起当年自己忍耐得辛苦,纵然无济于事,也输过去一分真气,为自己减轻些痛苦。

银燕看到他为小空治伤,心生感激:“多谢你!”

御魂倒不好意思了,“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天色又回到那不早不晚的时分,天空既灰且白,沉闷得教人透不过气。

御魂带着银燕在山下逡巡,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过了十二个时辰。俏如来可以说是相当没用了,有全世界站在他那一边帮忙,结果到现在还没找到银燕。

银燕发觉他一直在眺望来时的路,“你在看什么?”

御魂已经看到了疏淡的树林里红衣少年的身影,内心叹息一声,他家副盟主也太靠得住了。

“雪山银燕,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最好牢牢记住。”

熟悉的陌生人第一次郑重其事说话,银燕认真点头。

“头上有角、左脸戴着面具的红色魔将,不是普通的魔世将领,是元邪皇本人,离他越远越好。”

“……什么?”

御魂随手向银燕身后一指:“喏,就是他。”

银燕一回头,御魂立即点了令他昏迷的穴道,将人接住慢慢放在地上,随后去跟月牙诚打招呼。

“这……你怎么抱了个孩子?”

御魂想了想,笑:“这可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副盟主,再等我一下。”

 

把当年的自己亲手交给俏如来那一刻,御魂觉得他们两人脸上的表情应该都很精彩。他决定还是大度一些。

“一定要拿去填通道啊,拜托你了。”

俏如来脸上恼怒之色一闪而过。“敢问侠士高姓大名?”

“御魂笑光辉,你也可以叫我戮世摩罗。”

御魂回答得轻松,走了几步,又回头,“对了,你家小弟在那边树林里睡着,好好哄他……嗯,还是算了。总之至少别让人打他了。”

 

月牙诚问:“可以走了吗?我觉得你好像不想走。”

“怎么会?本帝尊还要回去一统九界呢。”

天空中光环乍现即隐,两人身影消失。

 

灵界,史艳文目送小空身影消失封印之中,良久回头,“我想见银燕。”

俏如来黯然:“我想银燕暂时不想见我们。”

史艳文同样黯然。

 

魔世通道另一头,修罗国度,帝鬼正在检视刚捡到的孩童,伸掌探他内息时,突然“嗯”一声,自语:“怎会……这魔气……”

“帝尊?”

“他体内不仅有魔气,而且还有一股力量……奇怪,竟有几分像我。”

帝鬼立即便认定这孩子是可造之材了。

 

 

 

(END)


 


评论 ( 8 )
热度 ( 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