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剑牛]冬季校园

“那宿舍里的录音机/也天天放着爱你爱你

可是每到假期/你们都仓皇离去”



世纪初的冬季大学校园,比后来更冷清一些。

大三寒假的剑无极会在回忆里加深这项认知。那还不是一个用网速和手速拼一拼就能增加买到春运车票概率的年代。剑无极一边打着小时工,一边由于买不到票,把回家的日期往后推了又推,一开始还不太急,后来真急也没用了。

银燕回家之前还陪他在小餐馆打了两天工,在后厨学到一道新菜式,美滋滋地准备回家一展身手。作为剑无极的好兄弟,银燕也关心他什么时候回家,剑无极表示要趁放假多打点工挣钱。

银燕家里条件不错,老爸和大哥都是公司高管,想过要资助贫困生剑无极,被很有骨气地拒绝了。银燕性格直又死心眼,以后就再没提过这事。剑无极背地里懊悔过好几次,到底也拉不下面子再开这个口。

银燕也死心眼到了一定境界,对待剑无极的自尊简直小心翼翼,连在食堂打饭都不敢主动分给剑无极,除非剑无极自己动手抢。那次剑无极本来是开玩笑,抢过银燕一次之后,下一次就看见银燕明显把菜全都多买了一份,餐盘放在桌上人还故意躲开去端汤。剑无极气得一口也没吃。

坏就坏在银燕平时死心眼,对着剑无极偏偏会多动心思,试图照顾兄弟脆弱的小情绪。

剑无极就恨别人以为他有脆弱的小情绪。

 

这次放假前也是,银燕足足犹豫了半个月,都看在剑无极眼里。欲言又止,收拾着行李还不时抬头看一眼,临出校门又跑回来,又不是忘带了东西。

诸如此类的小心思小纠结,剑无极全都看在眼里,也知道银燕要说的是什么。

要不要来我家过年?就这么简单一句话,那只笨牛不讲。不是不想讲,是不敢讲。为什么不敢讲?怕伤到剑无极脆弱的自尊心。

剑无极都快要气死。他有自尊吗?肯定有。脆弱吗?脆弱你个大头。他最好的兄弟雪山银燕眼里的自己竟然是这种人,剑无极真是要活活气死,越气就越不想理银燕。

 

临近大年三十,连小餐馆也关门歇业回家过年去了,这时别说火车票,汽车、机票全都不用再想,机票不是没有,是全价,约等于这十几天的工白打了,还绕上下学期生活费。

剑无极买了一箱泡面塞在床底,每天从走廊紧急出口那儿拉电烧水。白天主要的消遣是在外面瞎逛,学校本来就在郊区,冷清得鬼影都没一个,连看门大爷都回家了。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的天气,一直在外面走也挺冷的,剑无极就到操场去跑两圈、三圈、四圈……等跑不动了,身子也暖和了。

白天还算好,天黑以后更无聊。宿舍有水没电,剑无极无聊之下把自己的床单被褥都洗了,晚上就不客气地睡银燕的床。

紧急出口那儿偷的电只能用来烧水,晚上弄一个指头肚那么大的小灯泡,还挡两本书怕被学校发现已经关闭的宿舍里有人。那时候也没有智能手机能打发时间,剑无极躺在床上,算纸箱里还有几桶泡面,算能不能撑到附近农贸市场恢复营业。

算来算去有点不确定,反正一时半会睡不着,剑无极下床拖出箱子数了一遍,果然少算两桶,又要重新计划。这一折腾成功打发掉十分钟时间,困意也被打发得丝毫全无。剑无极对着洗脸池上的镜子足足发了五分钟呆。他想,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呢。那就不想了,还是上床睡觉吧。

刚躺下数了一万两千只羊,外面起风了,东北风吹得门哐哐响,胆小的怕是要以为闹鬼。剑无极拎了个凳子过去,对,是为了把门顶住,不是为了防身。

更吓人的在后面,有人悉悉索索地在捣鼓门锁。剑无极顿时觉得凳子不太够用,后悔没在打工的小餐馆顺把菜刀。正左右踅摸还有什么高级武器,门锁顺畅自如地被钥匙打开,雪山银燕自然而然地“啊”了一声,两人隔着四条凳子腿空中对视。

“剑无极你……”

“好好好是我,是剑无极,不是鬼,不要怕。”

银燕一边关门一边说:“我没有在怕啊。”一扭头看见乱糟糟的床铺,“剑无极你怎么睡在我床上?”

此情此景,这问题问得太好了。剑无极答不上来,险些一口气噎死。

“雪山银燕你回来干什么?”

“二哥的psp,我忘拿了。”

银燕打开抽屉,“他非要玩不可,大哥被烦死了就开车带我回来拿。”说着又翻出来充电器。

剑无极愣了半天:“你没把psp带走?就在你抽屉里?”天哪,这几天他无聊到洗床单的夜生活到底是为了啥,这一切该不会是幻觉吧。如果早知道笨牛的抽屉里就有掌机……现在银燕他准备拿走了。

剑无极有气无力地:“你二哥就没别的事干吗?”

“有啊,他带了好几台游戏机回家,ps3、wii……”

“那这……”

“他说他要全平台制霸。”

“……我想打死他。”

“……大哥也这么说。”

银燕拿着psp和充电器,顶着剑无极在昏暗室内燃烧熊熊怒火的眼神,犹豫了很久,问了个比较能缓和气氛的问题:“宿舍楼门锁了。”

“废话。难道你不是翻墙进来的?”

“那你……一直就……”

剑无极突然笑了:“什么啊,我明天的火车回家,票都买好了,明天一早就走。”

银燕看看周围,“你没收拾东西。”

“有什么好收拾的,全都是身外之物。哦对了,我买了泡面在路上吃,你来一桶不?”

银燕诧异的眼神在半箱泡面之前放大了,“买这么多?”

“……整箱买便宜。”

 

剑无极快疯了。雪山银燕到底什么时候走,他现在超想睡觉,在空无一人的寒假校园里,在大年三十除夕夜的前一天晚上,在没电没暖气的宿舍里清清静静地一个人睡觉。没错他就想这么干。

银燕走到了门口又回头。怎么回事,又要来一次吗?但是这次听听他说什么也无妨。

“你……”

好的,说吧,他等着呢。剑无极做好了一口拒绝的准备,不管银燕说什么,他都一口拒绝。漂亮。

“你一定要睡在我床上吗?”

“不——”剑无极险些咬到舌头,“不一定!”

其实是一定的。这天气洗床单被套,一个星期也干不了。当时他脑子真的是有问题。

“但,但是你的床不能睡。”银燕肯定也早看到了阳台上晾的东西。剑无极瞪着他,银燕紧张得舌头打结,坚持把话说完:“你,你要不然,来睡我家客房。”

 

剑无极问:“你怎么来的?”

其实银燕刚才说过了,“大哥开车送我……”

“车呢?”

“在楼下……”

剑无极扛起泡面纸箱,说:“那还等啥,一会儿你大哥该着急了。”

 



(END)

评论 ( 5 )
热度 ( 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