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俏燕]封魔

(YY了一段驰突孤燕相关,一些设定问题不要在意)

 

 

暗夜中的奔跑,其实不该再回头。

追杀者不会因为你回头观望而停下来。除了徒然浪费时间,还容易被悄然横亘前路的树根石块等障碍物绊倒。

说是这么说,但人的感性和理智总归背道而驰。

冷静理智如墨家钜子,匆促奔逃也不算狼狈万状,感觉着背后杀气时近时远,终于还是回了一次头。

啪。

地面坑洼出现得恰如其时。

 

俏如来苦笑着自己爬起,肩上的大佛珠起了添砖加瓦的作用,肩膀像挨了重重一锤。

杀气骤近。

一剑破空!

俏如来急闪,一缕发丝随剑刃起舞而断,银白似暗夜中一线闪电。

又是接连三剑,破空之声连成一气。俏如来光是躲避,就用尽了他有限的身法,更没有抽空反击的空间。

一声轻嘶,转身中衣襟划裂,俏如来且不及在意,再过得几招,才隐隐觉得疼痛。

血色亦弥漫开来。

好快的剑。

剑者双眼被黑夜中那一片殷红点亮,动作一顿,魔气大炽。

俏如来当即决断,按住伤口,抽身而退。

 

林间,山谷。

地形成合围之势。

俏如来在陷阱边缘,看围地四周光芒升起,法阵已成。

杀手被困在当中,剑势纵然凌厉,却被属性克制,撕不破法术的罗网,终成困兽。

俏如来低头,只看见自己一手的血。

以自身为饵,却又没有钓者的谨慎。

这一局做得狼狈,以他现在的身份,本不该如此。

戮世摩罗摇着扇子从一旁过来,看见大哥手上的血,夸张地吓了一跳。

“哇,玩真的?伤到吐血?他内力有这么深?哦不对,对象是你,没有参考价值。”

以为俏如来受内伤吐血的戮世摩罗知道只是皮肉外伤后,顿时失了兴趣。

“啧,这可是东瀛,看你去哪换衣服。”

俏如来忍着不搭理他,注视阵中的剑者仿佛不知疲倦的冲突,法阵毫不示弱,光芒随之大炽,动荡之处令人惊心,竟是要鱼死网破一般。

俏如来蓦然心乱,一步踏前。

动作过大,牵扯到伤处一阵激痛。

戮世摩罗喃喃:“真要耗尽他的体力?虚脱昏迷,醒来时可不好受。”

俏如来置若罔闻。

看着那人脱力倒下,目光沉默如黑夜,不曾稍移一瞬。

 

雪山银燕醒来,觉得浑身没有一块骨头不在痛,关节像是已经脱落,骨头散成一摊还在纷纷杂杂地痛着。

几乎连抬一根手指都办不到。

更不用说尝试着坐起。

稍一努力,眼前就像是被泼了坛墨似的漆黑。

他听见二哥的声音:“唉唉我受不了看不下去了。”说着门一推跑了。

屋里还有另一个人沉默的呼吸声。

沉默的,压抑的。

银燕轻声:“大哥?”

一说话,干枯的嘴唇就撕裂开细碎的伤口。

“嗯。喝水吗?”

俏如来没等回答,径直拿了湿巾擦拭银燕双唇,待适应了,才倾斜杯子,缓缓滴落些许茶水。

焦裂的口腔得到滋润,银燕振作下,“大哥,我自己来……”

俏如来不出声,杯子放下了。

银燕再试图撑起身子,直疼得咬紧牙关,面色惨白,还在挣扎。

“别动。”

当年被好声好气的俏如来商量犹自掀桌的雪山银燕,在这两个字轻轻的警告之下,顿时不敢动。

俏如来取过另一个碗,放在银燕唇边。

银燕很不适应大哥轻柔托住自己脑后的那只手,但又无法反对,一张嘴,碗中深色的液体便流进来。

苦味。是药。

既然是药,银燕便不作声了。

将药乖乖喝完,怀着希望问:“大哥,你找到治我的病的办法了?”说着将希冀的眼神投向空了的药碗。

俏如来摇摇头。

被天真的期望寄托着,对方又是银燕,很少出现在俏如来身上的烦躁感几乎冲口而出。

——要消灭元邪皇留下的魔气,那能是药?恐怕需是三途蛊等级的毒。

——在驰突孤燕被解决之前,雪山银燕早就撑不住了。

 

俏如来放银燕躺好,起身时一个不慎,有着缝补痕迹的那片衣襟落在银燕眼中,白衣上面淡淡一片红色,虽经濯洗,仍是突兀。

银燕恐惧地:“这……是我……”

俏如来淡淡地:“是我无意擦伤。”

银燕紧紧抿着唇,怕自己多说一个字。

他没有驰突孤燕人格时的记忆,不代表事到如今,仍然对自己的另一重身份不知情。

那个暴戾的、嗜血的、不分敌我的孤燕。

他……连大哥也要伤害吗?

 

俏如来说声“好好休息”,出去了,银燕的目光一直跟随他把门关上。

半晌,捏紧的拳才在身侧慢慢松开。

汤药里补益成分居多,躺了半天,银燕便能自己挣扎着坐起来,正要下床,戮世摩罗进来:“呵,这么快就能动了?”

银燕叫了声“二哥”,要说又没说,满脸写着心事。

“为什么这么多年还是这张苦瓜脸啊?”戮世摩罗伸手去扯小弟脸颊,“来给二哥笑一个。”

银燕一躲,架不住全身还是散架似的,疼得咧了咧嘴。

戮世摩罗悻悻然放手,“算了,等你好起来再欺负。”

银燕心事重重:“大哥的伤……”

“放心,又不重,皮外伤,倒是你把他衣服弄破了比较好笑,看他自己又是洗又是缝的,哈哈哈。”

小弟的神情变化让戮世摩罗愣了愣,“呃……他怎么说?说是自己擦伤的?”

银燕点头。

“咳,这……驰突孤燕的事,咱们不是有共识了吗,都是元邪皇造的孽,又不怪你。”

“大哥为什么不阻止我?”

“他不阻止你?”戮世摩罗瞪眼,“那你现在这副死鱼样怎么来的?”

“二哥,你以前被控制的时候,心里什么感觉?”

“我?”戮世摩罗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和小弟分享更多共同语言“我想杀人。”

银燕脸色惨白。

 

俏如来在庭院中沉思,枫叶如火,映衬之下,数月前那块血迹已经洗得不太看得出了。

只是,又添了两三处新的血痕。

戮世摩罗嘲笑他就不该穿白色,建议将自己的深紫外袍借给他一劳永逸。

俏如来只能不出声。

这种细节本来无关大局,不知为何自己却多花了数倍心思。

只为了让银燕醒来时不会注意到。

拉门响动,银燕虚弱地出现在廊下,“大哥。”

俏如来回身,“你还没恢复,进去休息。”

银燕缓缓握拳,粗糙的掌心和指腹上,似乎还遗留嗜血的冷然剑气。

那个人……

但,就是这只手。

“大哥,下次,用止戈流吧。”

俏如来脸色一沉,“胡说!”

“我没胡说。他是魔,你是墨家钜子。”

俏如来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固执表情,和从前一样残忍而不自觉的话。

“用止戈流,一定能阻止孤燕!”

 

俏如来这次真想杀人了。

距离上次跟银燕发火没过几天,半夜惊醒,一柄利剑就抵在咽喉之前,若不是睁开眼睛之前便先行闪躲,现在早已身首分离。

一掌击出,翻身拉开距离,俏如来暴怒:“驰突孤燕!”

对方更不作声,双眼赤红,剑招逼迫,招招致命。

幸而房内空间不足,兵器施展不开,尚有回旋余地。

俏如来一边利用地形招架,一边心思电转。

——银燕未遇危险,驰突孤燕怎会突然出现?莫非第二人格已经全面形成……

“驰突孤燕!”

厉声一喝,对方剑势竟缓。

“为何要杀我?”

俏如来目光直视,气势甚强,对方冷笑一声:“驰突孤燕要杀人,何须理由!”

“为何?”

孤燕道:“我是魔!”

“魔便能任意杀人?”

“有何不能?”

“你可还记得元邪皇?”

孤燕对这个名字略微一顿,“不记得。”

俏如来冷笑,“不记得也好,身后留下这等愚蠢魔气,邪皇丢不起这个人。”

孤燕目光一沉,“口舌之利!”

 

战场已成废墟。

趁房屋崩塌之时,却是俏如来占了便宜,在孤燕闪避之时进招,佛珠缠上剑刃,绞为两段。

孤燕武器虽失,杀气丝毫不灭,俏如来拳掌功夫不弱,交击变为近身缠斗,孤燕强在狠辣,俏如来依仗招式娴熟,但吃亏在不敢下重手,几招之后,被逼入死角。

孤燕忽改掌为指,俏如来一侧身,耳边断发纷落。

竟是剑指。

戮世摩罗听到动静赶来,未敢轻易出手,观战至此终于心惊,脱口而出:“用墨狂!”

俏如来不理。

戮世摩罗道:“银燕说的,一定要让你用止戈流!……他要你活着!”

说着呸了自己一口。可见不到紧急关头,真心不愿代小弟传这种话。

 

俏如来一个失神,已是落於下风被制。

孤燕猎物到手,露出狠绝笑意,指爪如刀,扼向俏如来咽喉。

戮世摩罗已凝招待发。

俏如来忽道:“退下!”

声音不算大,但听在耳中,竟觉五脏六腑剧震翻腾。戮世摩罗都忍不住后退一步。

再看驰突孤燕,竟被这一声喝止,踉跄倒退。

俏如来面沉似水,冷然道:“些微魔气,何用墨狂!”

一掌挥出,对方竟被打飞出去。

戮世摩罗眼尖,仿佛看见掌风中有似乎不一样的光芒。

情势瞬间逆转,变成驰突孤燕被逼至墙角,俏如来紧紧压住对方肩膀,俯视,冷笑:

“身怀止戈流,本就有对魔属性加成……是俏如来忍你太久了,孤燕。”

银燕:“……啊,大哥。”

 

“所以说,驰突孤燕被压制,银燕就恢复了?这种设计会不会太随便了一点啊?”

闻讯来探问的剑无极也对这个结果表示目瞪口呆。

“学了止戈流就能随便揍魔啊?这个设定才叫不合理好不好!”

戮世摩罗也严重抗议。

“只是属性克制而已,对上魔族高手不算什么。”

戮世摩罗指着银燕,“这还不叫高手?”

“这……”

俏如来看着一脸茫然的银燕,心想,这可能确实不叫高手,不管银燕还是孤燕,不管武学进阶到何种境界,在他眼里可能一辈子跟高手这个词无缘,只是他不听话、一意孤行、爱惹麻烦的小弟。

“也许是俏如来,对银燕……咳,孤燕,有另一层的属性加成吧。”

戮世摩罗愣了愣:“我怎么觉得你在糊弄我们!”

剑无极点头深表赞同。

 

“这么说,以后你要一直把银燕带在身边?”

晚饭时,俏如来公布了不意外的决定。

事实是只有他能控制住暴走时的驰突孤燕,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也是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戮世摩罗很不开心,“我本来还打算带小弟去魔世玩玩……”

戮世摩罗又转向劝说银燕:“要不要跟我去魔世,很好玩的,而且都是魔,想杀可以随便杀。”

俏如来终于不当他是空气了,抬头瞪他一眼。

银燕迟疑地:“嗯,但是魔也有好魔!我还是先跟着大哥吧。”

“你们就放心本帝尊一个人柔弱无助地回归魔世吗?”戮世摩罗含着筷子指指戳戳,“姓史的怎么都这么偏心,剑无极!放下那条鸡腿,那是给银燕的,他吃不惯刺身。”

“……”

在东瀛稳重惯了的剑无极真是一点也不想吐槽。

 

吃完饭戮世摩罗犹自悻悻,“我思来想去,怎么都是你俏如来占便宜,智者真是太讨厌了。”

俏如来看看银燕,微笑不语。

 

魔也好,人也罢。难得这个结果。

世间感情,最好莫过,各得其所。

 

(END)

 

 

(注:只要止戈流在身,就对魔有属性加成,是看剑影魔踪时擦擦一挥手秒魔世小兵得来的灵感:P)

评论 ( 16 )
热度 ( 3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