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赤神]借扇(下)

 

(注意CP是赤羽x神田,反感勿入)



神田的夜宵并没白吃,仗着和剑无极是师兄弟,带回来许多内部消息。

关于这次主演的取经四人组人选。

其实当时开会的情形,不用说要连演十幕以上的主演师徒四人,连只演一幕就可以收工的的妖魔鬼怪都没人愿意主动报名。

这时学联主席缺舟说了一句话。

他说:“角色先到先得,每个院选一场,先报名可以选厉害的有来头的妖怪,后报名只能选没故事的妖怪和通天河的老乌龟。”

十分钟后,与会的每个学院都决定了参演篇目。

只有主角取经组因为强度太大,没人愿意报名,缺舟也不勉强,说会有安排,各家先自行排练,以后统一彩排。

后来这个主角人选也一直没通知下来,反而神田这顿夜宵吃回来了消息。

赤羽听着,觉得也不算太意外。

怎么说呢,这就是主角命吧。

唐僧是俏如来,沙僧是雪山银燕。这俩想想设定,基本上还能接受。

孙悟空是剑无极。

神田说他也诧异,不是公子开明呼声最高吗,剑无极悲愤的说人家精着呢,直接报名六耳猕猴了,又本色又省力。

猪八戒是戮世摩罗这事儿,就有点如魔似幻了。

简直除了史家人的天命以外找不到别的解释。

嗯……可能也跟网中人要演蜘蛛精有那么一丝拉的关联。

 

回到正题,既然孙悟空是剑无极,那就简单多了。火焰山这场戏,主要有交集的就是孙悟空和猪八戒,尤其是孙悟空。

有宫本总司出面,剑无极分分钟被叫来协助国关院彩排。

跟神田的铁扇公主对戏,一条过,连天宫导演都挑不出毛病。尤其是铁扇公主挥剑砍孙猴子的时候表现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唯有猴子还嘴骂人时的精彩发挥可以媲美。

接下来是猴子去积雷山找牛魔王,遇到了玉面公主。

幕间剑无极演得高兴,回头找宫本总司赞许的眼神,发现座位上是空的,顿时失落得毛都掉了。

导演说,剑无极你退一退,化妆师补妆,把毛给他粘粘。玉面公主可以出场了。

只见宫本总司捏着枝兰花袅袅娜娜地踱了出来。

剑无极当场断气。

导演评价说,总司敬业是敬业,缺点是用力过猛。

 

悟空偷了避水金睛兽,要变成牛魔王的样子回翠云山芭蕉洞。只见云雾涌起,剑无极退下,赤羽信之介登场。

神田出来,欢欢喜喜迎接赤羽,安排侍女铺设酒席,与牛王把酒言欢。两人推杯换盏,眉来眼去,演到情浓,又是握手,又是搭肩,赤羽一边尴尬,一边应酬,正是无情有情之间。

赤羽问道:“夫人,真扇子你收在哪里?”

神田道:“这不就是?”

说着背过身,拿出了赤羽那把折扇。

赤羽一怔,习惯性地接过来顺手展开一挥。

……端的是风姿俊逸、潇洒倜傥。

导演:“……卡。”

道具组说芭蕉扇早就做好了没毛病,神田愣在那看着赤羽,终于回过神说,是自己弄错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抓了这把扇子。

倒是赤羽大人,不知道在想什么,接了就接了吧,不仅没按剧情继续套口诀,而且直接对着铁扇公主就扇,怕不是要当场谋害……那啥。

天宫伊织没出声,瞅着扮成玉面狐狸的宫本总司开了会儿脑洞,感觉十分满意,温柔地表扬了在场众人,说恐怕大家有点累了,先休息。

 

赤羽下场来觉得有点热,一摸口袋,扇子不知何时又被神田拿走了。

正回身叫“卡密他”,只见神田跟剑无极一前一后追打着跑了。

旁边宫本总司笑吟吟地:“年轻真好,哈?”

赤羽岔开话题,说:“总司,有时候我觉得你答应演玉面公主是为了整我!”

宫本反问:“那京一的事怎么说?”

赤羽一顿,笑:“原来是主持公道来了。”

宫本说:“神田京一这小同学吧,有点死心眼……虽然是你情我愿的事,但信你还是要负责啊。”

赤羽突然扭头看着宫本总司。

宫本总司神色如常,仿佛什么都没说过。

 

另一头,体育学院的宿舍,剑无极跟雪山银燕抱怨:“幸亏没喊你一起去国关,陪他们排练半天,连口水都没喝就被追杀回来。”

雪山银燕:“哦。”

神田京一一直追到他们宿舍,把剑无极按在床上打了一顿才走。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银燕同学表示没什么想说的。

剑无极说:“至于发那么大脾气吗?我还夸他了呢。”

雪山银燕:“怎么夸的?”

剑无极说:“夸他跟赤羽喝酒那段,演得激情而不色情,低俗而不庸俗,在演技之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真情流露。”

果然还是活该。

 

天宫导演宣布,剧本临时改一改,有点小变动,虽然已经进入彩排阶段,也希望大家克服一下,这个新加入的剧情虽然是临时决定,却是编剧看了昨天彩排后灵感乍现的神来之笔。

悟空(牛魔王貌,赤羽饰,下同):“夫人莫不是拿错了,此乃一把折扇,并非芭蕉扇。”

铁扇公主(神田饰):“夫君真是糊涂了,自家宝物也不认得。谁人规定了芭蕉扇须是什么模样?咱们的芭蕉宝扇,原本就是取名叫芭蕉的折扇。”

悟空(恍然大悟,将脸一抹,现出本相):“如此,谢嫂嫂借扇了!”

行者拿去宝扇,反将山火扇得更大,才知被骗。

 

赤羽:“……请问这样改的意义是?”

天宫导演:“一来紧凑剧情、加入笑点,二来给神田加点智商、丰满形象,三来,群众表示你还是拿折扇好看。”

赤羽:“……”

天宫:“而且扇子正好是红的,假扇能煽风起火,设定超合拍啊。”

赤羽没出声。

因为他已经翻到了剧本最后一页。

看着那段用红笔标出的改动,他突然觉得前面都不算什么了。

 

校庆前一周,各院正式带妆彩排,主角四人组实在忙不过来,还好学联主席缺舟是个有人性的,准备了B角、C角、D角……共计十套替补演员,轮流分派到各学院排练演出。

神田京一把剑无极堵在宿舍里,说:“我不管你有什么安排,今天你生是我们国关的鬼,死是我们国关的死鬼。”

剑无极说:“你饶了我吧,让我再看一次宫本老师那扮相,我当场就死了。”

雪山银燕好奇:“宫本老师演什么?”

神田说:“走,今儿大师兄带你开开眼。”

银燕心动:“我跟大哥说一声。”

神田:“顺便替剑无极把假请了。”

银燕:“嗯。我再问问二哥来不来。”

银燕打完电话,说:“二哥在游泳馆排练蜘蛛精的戏,来不了,说下次再来打火鸡。大哥叫我们早点回来。”

剑无极郁闷地:“有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啊?”

神田拍拍他肩膀,说:“得了吧,跟你说,今天可是从头排到尾,最后一场有你便宜赚。”

剑无极眼睛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哦?……噢!”

 

作为主演剑无极再不爱看书,好歹也通读了下剧本。

三借芭蕉扇的最后一幕,可不是铁扇公主一身缟素跪在路边,求大圣赐还宝扇吗。

既然有这种福利,不去白不去。

到了现场才知道剧本有改动。牵涉到行者的台词不多,神田代为指给剑无极一一过目。

铁扇公主(神田京一饰)跪下道:“望大圣慈悲,还我宝扇,从此改过自新。”

孙悟空(剑无极饰)道:“若不还你,恐别人说我言而无信,拿去!休再惹是生非。”

铁扇公主接过芭蕉扇,仍跪着不起。

悟空问:“还有何话说?”

铁扇公主忽地忸怩,小声道:“还有那柄火扇,请大圣一并还我。”

悟空道:“咄!莫非又要拿去害人!”

铁扇公主面飞红云,道:“非也……那扇名为凤凰,本取助火之意,原本……乃是夫君与小神的定情信物。”

悟空大笑,“俗语有云,好借好还,难借难还,嫂嫂,你还是叫我大哥亲自来讨吧。”(下)

铁扇公主:“这泼猴!”(跺脚,追下)

 

剑无极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抬头问:“这剧本谁写的?”

神田说:“别问。就加了两句,你背熟就得了。”

剑无极说:“好,既然你都舍得死,那我怎么着也得亲手给你埋了。”

 

要说神田京一这个同学,确实是有过人之处的。

正式彩排起来一口气演到结尾,那么尬的台词,连剑无极都替他捏一把汗,神田居然一次过了。

幕一落天宫导演脸颊绯红,双眼发亮,带头用力鼓掌。

赤羽一边谢幕一边心想,我这是造的哪门子孽……连把扇子都不得安生……早知道还不如演通天河的乌龟……让宫本总司去演……反正四个主演应该没人敢踩他……

 

神田京一趁收拾舞台的空当,把剑无极拉住,“喂,道具要还给道具组。”

剑无极很配合:“行,那我找道具组去。”

神田若无其事地:“算了,交给我帮你带过去。”

剑无极刷一声打开扇子,赏玩了一会,慢悠悠地说:“嫂嫂啊,叫我大哥亲自来讨吧。”

……

雪山银燕过来说:“神田你打完了吗?大哥叫我们回去了。”

剑无极一边抱头滚一边说:“别打脸!我可是主角!……银燕你倒是拉一把啊!”

神田终于住手,哼了一声,拿起扇子走了。

剑无极冲他背影喊:“我跟火鸡说你拿走了啊!”

神田懒得理他了。

说就说,正大光明演戏的事,谁怕谁。

 

神田觉得,以赤羽大人的大公无私、不拘小节,这把扇子已经相当于贡献给剧组了。

所以等校庆日正式演出完毕,他就光明正大、不拘小节地把赤羽大人的扇子揣进了自己兜里。

在台上演戏得到的掌声也不是不令人愉快,但是神田心里还是觉得,这把扇子才是最重要的纪念品。

说起来这把扇子,也算当时赤羽大人亲手交给自己的。

亲手交给自己的定……啊呸。

这剧本真是有毒。

 

演出圆满成功,天宫会长请客吃火锅,慰劳大家连日来的辛苦。

大家都比较兴奋,说说笑笑,气氛十分热烈。

房间里有点热,赤羽把外套脱了,伸手:“卡密他,扇子。”

神田就坐旁边,一听赤羽要东西,条件反射:“是!赤羽大人。”

好不容易留下来的扇子就这么物归原主了。

神田夹在筷子上的牛肉掉进了锅里,心灵则陷入了人类对自我的永恒疑问。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俗称整个人都蒙圈了。

宫本总司看不下去,说:“神田,去问服务员要下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低点,再要两箱啤酒,要冰的。”

神田迷迷糊糊地去了。

不久空调和冰啤酒发挥了功效,包间凉快下来。

赤羽收起了扇子,但还放在手边,毫无还给神田的意思。

神田一边喝酒一边瞟着,终于忍不住了。

“赤羽大人,我帮你收起来哈,放桌上别弄脏了。”

说到“收起来”时,扇子已经装到神田自己口袋里了。

赤羽看了看他,轻笑一声。

“好。”




(完)

评论 ( 8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