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2017中秋小段子

昨天想应景的恶搞小段子,看新剧没来得及写,今天补上…… 

就当全员下戏后吧~海境、东瀛、中原,一共三段,cp有鳞鱼、皇稣 


海境


北冥皇渊:“中秋佳节乃是阖家团圆之际,我们北冥家也好久没这么欢聚一堂了,大皇兄你说是吧?”

北冥封宇:“皇渊说得是。”

欲星移和八紘稣浥都无视了他俩的表演。

梦虬孙说:“二位是睁眼说瞎话呢,还是把我们都算北冥家的人了?那我可不干。”

北冥封宇从善如流地说:“你可以不算。”

梦虬孙说:“看到鬼……”

梦虬孙带着桌上全部的月饼离开了。


北冥皇渊:“大表哥,劳驾你去御膳房再拿点月饼。”

蜃虹蜺:“千岁,我是统帅,不是……”

北冥封宇:“统帅,劳烦你到御膳房……”

蜃虹蜺气鼓鼓地离开了。

八紘稣浥冷冷地评价说:“昏君误国。”

北冥皇渊:“稣浥我跟你说这次御膳房试做的月饼可好吃了你一定要尝尝!我命名的,叫八心八箭八味酥饼。”

欲星移笑笑没发表评论。


北冥封宇和北冥皇渊拼酒,其他人冷眼旁观。

两位鲲帝都喝高了。

北冥皇渊:“我家稣浥貌美如花,人见人夸!”

北冥封宇:“我家师相仪态端方,一时无两!”

北冥皇渊:“我家稣浥气质出尘,绝世无伦!”

北冥封宇:“我家师相做人失败,做鱼成功……呃。”

北冥皇渊嘲笑他大哥夸人不押韵,不能深入人心。

北冥封宇颁旨说:“师相文采过人,代本王夸一下欲星移。”

欲星移说:“臣惶恐,这个臣做不到啊。”

蜃虹蜺放下月饼说:“这个本帅倒是可以代劳。”

欲星移说:“义兄,节日期间皇城安全尤为重要,你身为统帅时刻不能掉以轻心,现在一定该到城上巡防去了。”

蜃虹蜺:“我是统帅,你不能命令我……”

北冥封宇:“蜃卿,该去巡防了。”

蜃虹蜺:“王……”

北冥皇渊咳了一声。

蜃虹蜺:“对啊,千岁都在这儿了,宗酋也在,还会有什么不安全?”

北冥皇渊:“表哥,带块月饼,巡防去吧。”

蜃虹蜺:“……”

北冥皇渊:“别拿那盘,那盘稣浥还没尝过。”

蜃虹蜺终于明白为什么皇子们全都借口有事缺席了。


北冥觞:“以往只有父王跟欲星移放闪,今年放闪x2了,谁去谁傻好吗?”

北冥华、北冥缜、北冥异纷纷点头。


东瀛


小兵通报:“赤羽军师,风间大人请您尽快过去。”

赤羽来到花园,只见剑无极独自喝着小酒,喝得眼都直了。

赤羽大人思考片刻,道:“剑无极,考虑到近来发生之事,本师允许你抱着我哭,但你若是敢把鼻涕擦我身上,就是死路一条。”

“……”

剑无极说:“赤羽你喝多了吧。”


赤羽发觉剑无极眼睛发直并不是喝多了的缘故。

而是因为盯着桌上的锦盒。

准确地说,是蛊盒。

剑无极说:“我本来打算骂几句温皇下酒……”

赤羽说:“那他可能会直接拿你下酒。”

剑无极说:“别瞎说,快看。”

赤羽依言看向盒内,只见一盒沙子,一条蛊虫在沙里拱来拱去。

赤羽:“嗯?”

剑无极:“你发觉了?今日蛊虫动得特别厉害,我觉得它是在……”

赤羽缓缓道:“传达信息。”

剑无极说:“你也看出来了?我就知道你能看出来,温皇那个变态突然联络是要说什么?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赤羽凝视盒中,未置可否道:“嗯。”

剑无极脸色苍白地:“他找到银燕的下落了?”

赤羽终于抬起头,诧异地看一眼剑无极:“不是。”

剑无极:“那是什么?你真的看懂了吗?”

赤羽面无表情,道:“收起来吧。”

剑无极不敢动,怕碰乱了沙面上的痕迹。

赤羽:“神蛊温皇,你就是个神经病。”

剑无极说:“我刚才也准备这么骂他没错,但是你先告诉我他说了什么啊?”

赤羽拂袖而去,说:“剑无极你是不是瞎,他画的什么你没吃过?”

只见沙上蛊虫游动,痕迹恰如圆饼,上书两个大字:

五仁。


中原


正气山庄惯例,过节吃火锅。

银燕夹菜:“大哥你吃,二哥你也吃。还有天地不容客前辈……”

史艳文默默地把碗收了回来。

小空嫌弃:“丸子我不爱吃。这特么还是香菜的?有毒。”

俏如来微笑:“谢谢银燕,你也吃……”

银燕忽然一拍桌子:“都别吃了!”

银燕怒道:“你们怎么好意思抢他的食物!我绝不容许你们让他吃不饱!”

天地不容客面无表情介绍:“驰突孤燕。”

俏如来为难:“但是孤燕,这菜是银燕夹给我的,你要是想吃大哥也给你夹一个。”

小空啊呜一口,说:“凭什么啊?我小弟心疼我,把自己最爱的丸子都给我了,不服你来抢啊。”

银燕脸一红,说:“二哥那你再吃一个。”

小空一口香菜喷了出来。

俏如来一边擦脸一边问:“前辈,他俩的出现就这么没有规律?”

天地不容客喝了口酒,说:“嗯。”

评论 ( 18 )
热度 ( 15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