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恶搞]人人都有叛逆期 之 小空的直播间

[这篇是昨天偶然看了个视频引发的脑洞,一只松鼠老是爬到喂鸟的地方偷吃鸟食,然后喂鸟的人就在它爬的竿子上涂了凡士林,然后整只松鼠都懵了,怎么也爬不上去,各种无助地抱住滑下2333

因为特别有病还是归到这个好久没更新的系列了。

最后还是照例声明:全员走形,极其OOC,作者有病。 ]


11、小空的直播间


 

藏镜人找到正在刷牙的史艳文说:“我觉得你儿子是个变态。”

史艳文仔细地刷完三分钟,吐出泡沫漱完口才说:“小弟,我建议你先把裤子穿上。”

藏镜人只穿了睡衣的上衣,下面平角内裤隐约可见。

藏镜人说:“大丈夫不拘小节!”

史艳文沉思着问:“你最近刮过腿毛?”

 

藏镜人忘记穿裤子的原因是,他在史艳文家的客房里一早醒来,就看到了窗外不得了的东西。

史艳文问:“什么东西?”

“你儿子。”

史艳文结合前后文想了一下,审慎地说:“小弟,有时候我觉得你是不是嫉妒我有儿子!”

“哈哈哈哈。”

史艳文一边招架一边说:“小弟住手,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说我儿子是变态,有什么可信证据吗?”

“他在给后面的树涂凡士林。”

“……”

史艳文长叹一声。

“我就说精忠不该去读第二个博士学位的,做艳文的儿子,压力太大,太难了啊。”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俏如来学位论文被退回来修改十九次是他导师的问题,跟你有什么关系?”藏镜人怒道,“再说我看到的又不是他!”

史艳文释然。

“那就是银燕了,可能在梦游吧。小弟,我们去看看仗义做好早饭没有。”

“不用了。”

藏镜人冷冷地说:“我说过了,小空正在给后院的树涂凡士林。”

 

史艳文和藏镜人并排坐在厨房里等着。

小空从后院开门进来,看到这一幕,说:“您老两位就一直嗷嗷待哺地坐在这?就不能自己动手倒杯牛奶什么的?”说着顺手把什么东西扔进了垃圾桶。

史艳文客气地说:“没事,仗义我们还不太饿。”

藏镜人没说话,谨慎地观察着小空的一举一动。

小空神态如常,把早饭做好给两位端到桌上,这时银燕也揉着眼睛下楼来了,看见二哥正在分早餐,便在自己位置上坐好等着。

小空叹了口气,给小弟发完食物,说:“看来那一位又没空来吃饭了,我去送个外卖,你们吃完自便哈。对了,爹麻烦你要收盘子就收,不要瞎洗,总是用错抹布我很困扰的。”

史艳文说:“仗义你把我们家抹布分了十几类,爹亲真的记不住啊。”

“十三类。擦桌子的、擦水池的、洗锅的、洗碗的、加洗洁精的、不用洗洁精的、洗完擦干的、做菜前擦锅的……”

小空一边说一边端着给俏如来那份早餐走远了。

史艳文征询银燕的意见。

“你觉得你二哥精神状态怎么样?”

银燕一边吃一边抽空比了个赞。

藏镜人发表意见:

“你问他有个P用。”

 

史艳文只好单刀直入地问送外卖回来的小空。

“仗义,你看到浴室那罐凡士林了吗?”

“没看到,是不是用完了?下午我去超市再买一罐。”

史艳文欲言又止,看了藏镜人一眼。藏镜人因为是暗中发现二侄子的秘密,特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小空讶异地打量他俩。

“怎么,你们急用吗?”

史艳文皱眉说:“这两天空气太干燥……真的用完一点都不剩了吗?”

小空说:“是啊。好吧我等一下就去买。”

 

小空走后,史艳文还特地检查了他扔进垃圾桶的凡士林空瓶,真的一点也没剩。

“仗义说话真实在。”

藏镜人:“史艳文你要不要出去看看那树。”

“那也不用了,想来树皮一定也很干燥……”

“史艳文!”

史艳文没办法:“银燕在楼上呢,他窗子对着后院,万一看见我们……影响多不好。”

藏镜人:“那依你说怎么办?”

史艳文:“我们躲在你房间里观察,静观其变。”

 

于是两人在楼下藏镜人住的客房里呆了一天。

小空来敲门说:“爹,二叔,给你们送凡士林来。”

史艳文隔着门说:“好好好,先放在浴室里吧。”

只听见小空隐约叹了口气,走了。

史艳文忧心忡忡地说:“我只怕仗义这么大了还不交女朋友,又成天闷在家里,会有心理问题。”

藏镜人说:“哼,可不是嘛。”

 

大约黄昏时分,史艳文推醒睡着了的藏镜人说:“有情况!”

藏镜人迷迷糊糊地趴到窗台上,两人一左一右拿窗帘当掩护,只见一个身影翻过院墙径直潜入,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接近了离窗户最近的那棵树。

藏镜人低声:“他不是那个谁?”

史艳文点头。

只见“那个谁”往掌心吐了两口唾沫,纵身一跳抱住树干开始往上爬,动作非常熟练,但爬了两步就身不由己地开始往下滑,这个过程重复了若干次,最后只能蹲在地上,抬头望着树发呆。

“我去问问他搞什么鬼,为什么要来我们……来你家练爬树。”

藏镜人一头雾水地往后院走,经过厨房,看到小空躲在门后举着手机。

小空把屏幕上的视频录制暂停,打了个招呼:“二叔,起来啦。”

藏镜人茫然地看着他。

小空微笑着拿着手机快步走掉了。

后院已经没人,藏镜人来到树下,抬头往上看了看,发现这棵树下面笔直,但上面有一根粗大的枝桠正好伸到二楼银燕窗户前面。

不过窗户关着,银燕完全没注意到下面动静的样子。

 

史艳文说:“小弟,我完全明白了,仗义虽然整天在家宅着,但他已经有了一份非常有前途、非常新潮的职业,艳文为他自豪!”

“……拍整人视频?”

“那已经过时了,小弟你看。”

史艳文手机上播放的视频看起来很眼熟,正是“那个谁”不屈不饶地爬树又滑下来的场景,只是视角有所不同,是躲在另外一侧拍摄的。

藏镜人发现屏幕上还有滚动的文字:“666666,2333333,诶吃诶吃诶吃……这是啥?”

“那叫弹幕,是观众发的。”史艳文自豪地说,“这个是网络直播,仗义现在是超红的主播。”

话音未落,屏幕上刷过去一条横幅。

史艳文兴奋地:“哇,有人送游艇。”

小空没露脸,在画面外说:“谢谢妖神将送的深海潜艇,谢谢神蛊冷皇送的全自动豪华轮椅……今天的直播就先到这儿,明天同一时间请大家准时收看。”

 

史艳文说:“小弟,我有一个好点子,你现在不是也没工作吗。”

藏镜人说:“史艳文,只要你现在去爬树我立刻开直播。”

两人对视半晌。

“算了,要不你还是来我公司上班吧。”

 

第二天小空故技重施,一大早又在树上涂凡士林。

藏镜人说:“史艳文你能不能从我屋里出去了。”

史艳文兴致勃勃地端着手机一边拍摄一边说:“嘘,为兄在积攒素材。”

小空忙完回厨房哼着歌做早饭。

“爹早。叔早。银燕早。你们的饭。对了,银燕你今天出去吗?”

“不出去。”银燕苦恼地说,“快开学了,作业还没写完。”

 

黄昏时分,同一条人影又翻进后院。

“戮世摩罗直播间”里的弹幕立即爆炸。

“哈哈哈哈他在干什么!”

“谁能告诉我我没看错,他拿的是一卷卫生纸”

“前面你不是一个人”

“他在擦树吗哈哈哈哈哈”

“蛇精病啊哈哈哈哈我竟然在直播间看人擦树”

“66666666”

 

镜头给了地面上用过的卫生纸一个特写之后,小空低声:“他要爬了,大家注意,他要爬树了!”

“66666666666”

“他上去了,现在已经到达树杈,准备向我弟的窗口移动!”

“66666666666666”

“大家想不想继续看?要看的刷一波……走起,没毛病。……谢谢萧无名大侠送的跑车。”

小空举着手机往楼上走,一扭头看见同样举着手机的史艳文。

“爹你在干嘛?”

史艳文临危不乱:“为父在抓小精灵。”

 

“现在我们已经来到我弟房间门口,这样各位朋友,十辆跑车我把门踹开,怎么样?没毛病吧?来来来刷起刷起。……好我踹了啊,哎等等,这门没锁嘛,哎呀人有点多,好吧各位朋友今天就到这儿,明天见。”

“666666”

“修罗场2333333”

小空迅速把手机收起来。

“哟,俏如来,哟剑无极,哟银燕,写作业呢。”

 

剑无极红着脸声明他只是来找银燕一起学习的。

俏如来红着眼说:“你能不能走大门!”

小空打圆场:“大哥你别那么凶恶,能BB别动手,要动手不是还有银燕吗。”

俏如来不明白自己怎么凶恶了,小空示意他照照镜子。

俏如来:“我两天没睡觉了。你还要我怎样?我也很绝望啊。”

尤其是百忙之中抽个空出来,正专心帮银燕写作业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外面破窗而入,没吓出心肌梗塞就算不错了。

 

银燕跟剑无极一起玩去了。

俏如来彻底放弃了,绝望地回去睡觉。

小空问:“你啥时候交论文?”

俏如来生无可恋地看他一眼:“明天。”

小空同情地说:“那要不到时我陪你去吧。”

 

 

评论 ( 20 )
热度 ( 1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