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俏燕]又一个坑

 [还没想好名字……]


银燕正在迷迷糊糊地洗脸,忽然动作定住了两秒钟。

再睁开眼睛,眼神就不一样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嘀咕道:“来早了。算了,帮他把脸洗完。”

他用毛巾随便胡噜了两把,就下楼吃早饭去了。

 

俏如来把盘子端到桌上,看了银燕一眼,说:“剑无极,这么早。”

“银燕”说:“大哥明鉴。昨晚睡觉前我健身来着,饿得不行了,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

俏如来本来正在倒牛奶,停下来问:“那你还是喝果汁?”

“都要。谢谢大哥。”

俏如来把两个杯子给他,转身去敲楼下卧室的门:“吃饭了。”

半天没动静,俏如来又敲了一遍。

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的小空打开门,“怎么是你,银燕呢?……哦。”

他目光绕过俏如来,看见了正在吃的“银燕”。

“剑无极这小子越来越烦人了。”

 

占用了银燕身体的剑无极抬起头说:“唷,二哥。笨牛没下载到你这儿啊?”

小空说:“我倒是一直在睡觉来着。估计他没反应过来。”

正说着门铃就响了。

“剑无极”板着脸进来,脑后的小辫子没扎好,松松垮垮的,人走到餐桌旁边就趴下了。

小空惊愕地说:“剑无极,你昨天晚上纵欲过度?”

“……是饿的。”

银燕喝完一杯牛奶,把先前狼吞虎咽的三明治冲下去,说:“剑无极,换回来,打架。”

剑无极嬉皮笑脸地说:“还是你意志力强,我就怕自己支撑不住饿晕在奔赴食堂的路上。”

“哼。”

“等下,你在喝什么?”

“牛奶。”

“喂,我不能喝牛奶的。”

“我知道。”

“那你还喝!”

银燕思路清楚:“反正又不是我的身体。”

剑无极困惑地看了看旁边两人,小空一脸空白,俏如来表情有点无奈。

银燕忽然皱眉。

剑无极说:“我都差点被你唬住了。虽然是我的身体没错,但肚子疼的不还是你吗?”

小空说:“小弟,我要是你,就立即打昏他换回来。”

银燕迟疑了一下,转身跑进洗手间。

小空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

俏如来说:“虽然我不是很明白这个机制,但是如果银燕打昏剑无极把自己下载回去,那头疼的还是他自己吧?”

剑无极看在小空的面子上本来是忍住的,既然俏如来都说了,也就不客气了,笑得把自己都呛住:“咳咳,没错。”

 

早上的小闹剧告一段落,剑无极主动把饭桌收拾了,洗了碗,东西熟门熟路地归置好,其他人早就当他是自家人,都不跟他客气。

银燕也不急着把身体换回来,和剑无极两人凑在客厅一角研究电脑。剑无极还顺手把小辫子给他绑好。

小空路过,听见他俩在嘀咕。

“复制倒是简单……存储空间不够用……”

银燕抬头说:“啊,二哥!”

小空左右看看,若无其事地准备走开。

“二哥你怎么没对我开权限?早上本来想先借一下你的身体……”

小空沉默片刻。

“我考虑过了,关于权限的事情,我觉得还是不能无条件开放。不如你每次需要的时候先提交一份书面申请,本帝尊看情况三天内考虑给你答复。”

银燕还没反应过来,剑无极起哄说:“申请书笨牛写不来,不如做个表格模板,下载使用申请表,把栏目都预设好,申请人、用途、去向、时间,每次填一下申请日期,手写签名就行。”

小空看着他就跟看一只青蛙在呱一样。

银燕信以为真,说:“好的,那我去设计一下,回头给二哥你看看行不行。”

小空郁闷地走开了。

剑无极大乐,问:“笨牛,你对几个人开了权限?”

“大哥、二哥、你,还有师尊。”银燕忽然想起来,“对了,父亲也叫我给他开下载权限。”

“啥,你爹回来了?”

“没有,他在网上给我留言的。”

“噢,那你给他开没?”

“他叫我给他小号也开一个。”

“小号?”

“叫云海过客。”

“没听说过啊。……要不你有空问问俏如来。反正权限还是别乱给,毕竟他下载进来操控的是你的身体。”

“我也这么想。”银燕说,“不过如果是外人,下载后不兼容度上就能看出来了。”

“那你的身体就更惨,说不定他一抬腿连摔十八个跟头,脸朝地那种。”

“……”

“更惨的是他摔完立即被判定不兼容断线,你自己回来承担那十八个跟头的后果。”

银燕把眉毛拧成一团。

“哎哎哎别用我的脸做这种表情,咱这年纪挤出皱纹来就是不可逆损害了。”

银燕重复了两位兄长对剑无极的评价:

“你好烦。”

 

两人神神秘秘地捣鼓了一天电脑,直到晚上剑无极才回去。

俏如来看到是剑无极站起身穿外套,“换回来了?”

“嗯,我暂时还不想替笨牛洗澡!”

银燕瞪他:“那你可以不洗!”

“啧啧啧,俏如来你听听这什么话。”

 

俏如来其实不懂换来换去有什么好玩的。

又不是说换了一个身体,就会有不同的人生。

但是可能年轻人的想法不一样吧。

 

银燕说:“大哥。”

俏如来点点头。还是看本来的银燕更习惯,虽然语气好像只是打个招呼,但踌躇的表情已经表示了他有话要说。

甚至有时候都不用银燕开口,俏如来就能看出他想说什么。

如果换成剑无极或者别人的身体,虽然认得出来是银燕,但不符的外表总会令人分心走神。

俏如来说:“权限给你开过了,但是我不懂怎么操作。是不是只要我睡着或者失去意识,你就可以——你们说的‘下载’——到我身体里?”

“嗯。还有如果大哥你自行上线,身体等于空闲待机,有权限的用户就可以进入。”

“那如果要……下线?”

“大哥你是想问如果要回到自己的主机,哦,自己的身体怎么办?”

“嗯。”

“如果空闲就可以直接回来,如果是使用中,可以知会对方主动下线,也可以验证权限,强行让对方下线。”

银燕补充说:“原生系统的权限高于一切外来程序,大哥你放心。”

“银燕……”

俏如来想说,银燕我们谈谈。

你们把过去我们称之为灵魂的那种东西,完全和电脑程序等同,把灵魂和肉体的关系简化为上传和下载,用ID权限来认证自我。

你们这样做,大哥不能放心。

银燕说:“大哥,我们有个新方案,今天晚上准备运行测试一下,嗯……”

他突然有点忸怩。

俏如来心里一沉,问:“怎么了?有什么风险……”

“不是的!是,那个,大哥你比较喜欢剑无极,还是比较喜欢我!”

俏如来怔住。

银燕尴尬地左顾右盼,俏如来随着他的视线扫了一眼,还好视野中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俏如来心里有一种感觉,像点着了火的热气球,膨胀的空气迅速充盈起来,狭小的空间被撑得又鼓又涨,忽然间一跃而起,无法自控地向着浩淼的蓝天上升、上升……直到世界隐退、万物消失。

他将这种疯狂感抑制在起飞之前。

俏如来微笑,摸摸银燕的头。

——这样不是很好吗?独一无二的灵魂,独一无二的人。

 

“当然……喜欢你。”



(未完)

评论 ( 1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