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俏燕]又一个坑 2

[还没想到名字。]

前文: http://linedge.lofter.com/post/28b259_f23374a


俏如来的作息习惯一向很好,无论发生什么事,每天的睡眠时间基本固定不变。

但这天晚上,他比往常迟了两个小时入睡,第二天早晨也起得迟了一点。

俏如来下楼时觉得屋子里一片安静,但是剑无极已经坐在餐桌旁了。

但是从安静的程度来看,也未必是剑无极。

俏如来点点头打招呼。

剑无极腼腆地:“大哥早。”

果然不是。

“早,银燕。今天想吃什么?”

面前青年皱了皱眉,陷入片刻的沉思。俏如来微觉有趣地看着剑无极的脸做出银燕的表情。

“嗯……”银燕思索半天,下了决心,“火腿蛋三明治。”

俏如来觉得自己听见了立体声。

慢慢转过头去,楼梯上站着雪山银燕。

另一个雪山银燕。

银燕身体里的银燕。

 

火腿蛋三明治做了双份。

史家早餐桌上的情况,如果让一个外人来看,是很正常的,俏如来、雪山银燕、剑无极,俏如来文雅地吃着,另外两个一起狼吞虎咽。

但事实是,俏如来的文雅是因为食不下咽。

两个银燕的吃相高度相似,反映到肢体动作上则有微妙的差异。

例如在剑无极身体里的那个,会时不时举手撩一下刘海。

俏如来给两个银燕杯子里都加满果汁。

“银燕……”

两个人都抬头看着他。

“你昨天跟我说的测试,就是这个?”

“嗯!”

又是异口同声。

“这……算是成功了?”

两个银燕对视,一个微微歪了歪头,另一个也微微歪了歪头。

“嗯,应该是吧!”

俏如来缓缓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两个银燕同时一愣,因为大哥严厉的语气露出怯意。

“……”

“为什么?”

银燕紧张地回答:“只是试试。”

“试什么?”

“百分百复制的程序是不是跟源程序共享权限。”

“……继续说。”

“说完了。”

银燕露出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表情。

但同样的表情出现在剑无极脸上,俏如来就很想打人了。

“这就完了?实验结果呢?”

银燕很懵:“结果,不是一开始就说了……成功了。”

“什么成功了?”

两个银燕四只眼睛里全都写着空白。

“是。”

“是什么?”

“复制的程序是跟源程序共享权限。”

俏如来深吸一口气。

“成功的意思是,达到预期的目的。你们的目的呢?”

两个银燕一起害怕地往后退了退。

“试验百分百复制的程序是不是跟源程序共享权限。”

 

俏如来撑着桌面慢慢站起来,沉重的木制餐桌被带得晃了晃。

“去叫你二哥。”

俏如来指指其中一个银燕,“你去。”

被他这么指定,剑无极身体里的银燕只好又乖乖坐了下来。

小空的卧室门半天才打开,一头乱毛只闪现了一瞬,银燕一进去门立即又关上了。

 

小空闭着眼睛倒回床上。

按惯例来说,银燕要使尽浑身解数才能把他再弄起来,而且还约定俗成不能动手,否则他二哥会嚷嚷半个月自己被牛撞过,骨折了。

银燕趴在小空枕头边,紧张地小声:“二哥。”

没反应。

“大哥好像生气了。”

小空闭着眼摸到银燕的头拍了拍表示鼓励。

“是我不对,但是大哥一直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小空从鼻子里“嗯”了声。

银燕听出来这是在敷衍:“二哥!”

双胞胎离得很近,银燕这句的分贝也比较大。

小空醒过来:“唔,什么?……俏如来啊,没事,他神经病。”

“其实也是我不好,昨天没跟大哥说清楚。”

“雪山银燕我警告你,本帝尊低血压早晨有起床气的,最好别拿你们那点破事来烦我。”

“但是剑无极说,大哥看到两个我会比较高兴……”

“哦,退下吧,朕知道了。”

银燕低着头推开门出去了。

小空猛然掀开被子坐起来:“——什么叫看到两个你?”

 

外貌完全不同的两个青年人忐忑不安地并排站在小空面前。

一模一样的眼神。只是有一个经常被垂下来的两绺刘海挡住眼,时不时要抬起手捋一下。

小空头疼地找了把剪刀:“站着别动。”

银燕吓得:“不行二哥,我们有约定,下载期间不能修改终端。”

“下载毛线!终端毛线!”小空把剪刀往桌上一拍,“我看你们脑子瓦特了!”

俏如来冷静地看着这一幕。

小空说的也正是他想要说的话。

不过如果是自己来说,对银燕的打击可能会比较重。

小空和银燕毕竟是双胞胎,银燕对二哥没有对大哥那么敬畏。

果然两个银燕一起抬起眉毛,模样有点不服气。

“还敢瞪眼!”

“我们就是做个实验!”

“实验毛线!”

“百分百复制的程序是不是跟源程序共享权限!”

俏如来轻咳一声,提醒小空别被绕进去变成死循环。

只听小空怒道:“说人话!”

终结了即将到来的无限循环。

“实验成功的话,需要时就可以有两个我!”

“要两个你干嘛!”

“这样我通宵写程序的时候也可以陪二哥你出去玩!还有有时候也要帮大哥去买东西!”

小空愣了愣,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俏如来。

俏如来到底是俏如来,不动声色,示意了一下“剑无极”。

小空冷笑一声:“跟这货一起泡吧,你是想本帝尊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剑无极”:“那我留在家里,他陪你出去!”

小空默然半晌,又回头看看俏如来。

——这个方案好像可行啊?

俏如来没注意二弟“喂你再不说话我要被他说动了”的眼神。

听了银燕的解释,他心里有一种凉的感觉,一种预示着某种危险的、像金属一样的凉甜腥味,像记忆般突如其来,又比记忆更生动逼真,若有若无,又萦绕不去。

让人有一点恶心,有一点想吐。

俏如来勉强压抑下心中的不舒服。

小空说:“哎,你们不要光复制程序,什么时候把终端……”

俏如来说:“闭嘴。”

其实在俏如来打断之前,小空已经自己顿住了话头。

但既然俏如来这么不客气,他还就非说完不可了

“你们倒是把终端也复制一个啊。”

银燕抓了抓头:“这个,我不会。”

小空说:“那我就不明白了,两个你,其中一个占用别人的身体,那剑无极去哪了?”

“他说他有办法。”

 

这时门铃响起,银燕立即站起来,被俏如来一眼扫过,又坐下了。

俏如来面沉如水,开了门。

风间始乖巧地:“俏如来大哥,早,我哥他在这儿吗?”

 


评论 ( 8 )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