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池

金光布袋戏入坑两年,感谢金光让我重新活过来。
剧粉,不接受一边粉角色一边骂主创的行为。
雪山银燕粉。俏燕+all牛。腐粉。
剧里推的CP基本都吃。
BG无感,偶有例外。
主要还是写文。填词是自娱自乐。画技修炼中,伤眼抱歉_(:з」∠)_

年轻时混过SS圈,本命阿布罗狄,cp迪布修布。

© 临池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俏燕]又一个坑 3

[就忘了想标题这回事。]

前文1:http://linedge.lofter.com/post/28b259_f23374a

前文2:http://linedge.lofter.com/post/28b259_f58ad30



风间始一伸头,看到了屋里正在被小空往桌子底下按的“剑无极”,旁边的雪山银燕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帮谁一把。

风间始高兴地:“大哥,你在啊。”说着绕过俏如来走进去。

俏如来站在原地看着他。

风间始:“大哥你今天起得好早。”

“剑无极”:“……”

“我约了同学今天去郊游,大哥你来帮我们拍照好吗?”

虽然两个银燕同样反应不过来、一脸呆滞的表情,“剑无极”看起来也仿佛精明一点。

风间始:“啊,只是普通同学,大哥你不要误会!”

小空:“那什么,小始同学,你哥跟银燕已经有约了。”

小空一边说一边瞪了银燕一眼。

风间始天真地:“诶,你们也要去郊游吗?”

“剑无极”:“嗯,这……”

银燕:“不是,我们还有实验没做完!”

小空又瞪他一眼:“还做毛实验!”

始终一脸天真无邪的风间始突然“扑哧”一笑,随即就止不住了,笑得趴在了桌子上。

俏如来慢慢走过来,眉头微微拧起。

“剑无极,你拿你弟的身体来玩,他知道吗?”

小空瞬间明白了。

“剑无极你怎么不去死啊?”

“风间始”一边笑一边满屋逃窜。

“哈吉咩今天第一次跟女生约会紧张过度不敢出门,身为兄长没办法只好代劳一下你们说是不是?笨牛别愣着了快点抱住你二哥,啊,哎哟我小弟这英俊的脸啊。”

剑无极只顾躲避小空追杀,自己一不留神撞在柜子上,眼看着额头就肿了起来,对着镜子哀叹不已。

小空下结论:“活该。”

俏如来点点头。

 

剑无极敷着冰袋依然踌躇满志:“可以了,笨牛我们走。来,我是导演,你们都听我指挥。你演我,我演我弟,你,”剑无极指着银燕外表的银燕,“演你自己。”

剑无极掏出手机,“这是那个女生的空间,来,我们研究下前情提要、人物背景。”

银燕呆呆地跟着看了两页飘着粉红色小花的空间内容。

一个字也没看明白。

俏如来问:“好玩吗?”

这个语气银燕倒是立即就明白了。

雪山银燕和“剑无极”都肃然起立,只有“风间始”还一脸嘻嘻哈哈。

俏如来严厉地看着他们。

银燕悄悄向二哥求救。

小空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俏如来啊,小朋友们不懂事,口头教育为主吧。”

就好像风间始头上那个包不存在一样。

 

俏如来问:“你们复制了多少……程序?”

银燕不敢开口。

俏如来脸色一沉:“不止一个?”

“昨天我跑着机器……”银燕小小声,“后来,睡着了……”

“哇这下厉害了!”

剑无极激动不已。

俏如来缓缓抬起手,打了银燕一个耳光。

被打的银燕条件反射地捂住脸,另一个没有捂脸,却同样惊呆无法做出反应。

剑无极也吓呆了,风间始的脸皮好像比他哥薄,小脸直接煞白了。

小空愣了两秒,“怎么回事?说好的能教育别动手呢?”说着上去推俏如来,“喂你冷静一下。”

俏如来挥开小空,拉开银燕的手。

银燕长得壮实,皮糙肉厚,被打了这下,受惊的成分远大于疼痛。

虽然如此,脸上还是隐隐有手指红印。

俏如来问:“疼吗?”

银燕不敢出声。

俏如来看着他,目光严厉。

银燕眼中渐渐透出倔犟。

俏如来微微叹口气,态度柔和下来:“疼吗?”

银燕点头。

俏如来的目光移向另一个银燕:“你呢?”

“剑无极”茫然地摇摇头。

“明白吗?”

这次两个银燕一起摇头。

小空倒是有点明白了,在旁看着这一幕不出声。

俏如来坐下:“你们先换回来。”

两位科学家熟练地完成了上传下载的操作,风间始也变成了真的风间始,一看时间发现自己没去约会还在史家急得不行,剑无极找到借口,带着小弟溜了。

 

俏如来问:“另一个你现在在哪?”

银燕一怔,“另一个我?噢,大哥你是说复制的程序,他们没有终端时都储存在空间平台里,是休眠状态。”

俏如来说:“银燕,那不是一个程序。他和你的感受并不同步,他有个体意识,知道你和他之间的差异。”

——另一个银燕说:我留在家里,他陪你出去。

假如他也是银燕,那他便是用第三人称指代了自己。

银燕还没明白。

“可他是从我这里完全复制的程序……”

“他来自你,可他并不是你。你们不是同一个人。”

俏如来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银燕,你在制造生命。

这是太严重的指控,需要深思熟虑才能出口。

俏如来说:“总之,把所有的复制程序删掉。”

银燕点点头:“唔。”

“以后不准再做这种实验。”

“可是我还想——”

小空眼疾手快按住俏如来。

“哎,你还非要打对称啊?——雪山银燕,什么不准想,赶紧去删除。这世界上有一头牛已经够烦人的了。”

银燕绷着小脸离开。

小空觉得今天这事银燕固然有错,俏如来的反应也有点超标了。

冲突带来的僵硬气氛一时半会还消不掉的样子。

小空搭讪说:“哎,是我们家的教育出了问题吗?”

俏如来看他一眼,不作声。

“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制造另一个自己是件好事……”小空喃喃道,“要是我可受不了,我会打死他的。”

俏如来略感意外:“对自己的认识还挺深刻。”

小空在沙发上躺下,“那当然。你呢?”

“我?”

“你会想有另一个自己吗?”

俏如来摇头。

“为什么?”

俏如来看看楼上,“银燕会受不了的。”

小空猛然呛住,咳了起来,半晌感慨道:

“平时不说笑话的人,说起来简直要命啊。”

 

银燕在自己房间半天没出来,小空不放心去探望。

只见银燕正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旁边的电脑难得的关机了。

小空坐在他身边,问:“都删完了?”

银燕没精打采地点点头。

小空找话题逗小弟,“要不我们互相换着玩玩?我给你开个权限。看俏如来能不能发现。”

不提俏如来还好,一提俏如来,银燕的嘴角明显又下撇三分。

小空小心地揉揉银燕的脸:“还疼吗?”

银燕板着脸不作声。

“别理俏如来,他更年期到了,情绪波动大,喜怒无常,你就当他是一神经病。真是的,我小弟我还没舍得打,他凭什么说着说着就动手。”

小空说着说着,摸着小弟还有点婴儿肥没消的嘟嘟脸,忍不住在另一边捏了一把。

“嘶……二哥你!”

小空严肃地:“不行,我心理不平衡,也要打一下。”

银燕哑然瞪了二哥半天。

“我认为这种事没有必要平衡!”

小空一愣,笑得倒在床上。

“是是是。”

 

到晚上银燕情绪慢慢恢复过来,下楼一起吃饭,一边吃一边发手机消息,俏如来看在眼里,也就随他去了。

——剑无极:你哥气消了没?

——雪山银燕:嗯,他不是故意的。

——剑无极:我倒觉得他是故意的,故意打你一巴掌,看另一个你有没有反应。

——雪山银燕:不可能有反应,下载之后就不是在线状态了。

——剑无极:你哥又不懂这么多。

——雪山银燕:我在想……

——剑无极:想啥?

——雪山银燕:如果下载之后也能同步更新呢?

——剑无极:……

——雪山银燕:?

——剑无极:厉害了我的牛!!!

——剑无极:这样一来,你们俩的状态每分钟,甚至每秒钟都同步一次,就等于说一个被打另一个也会感到疼……

——剑无极:但是这个数据量太大了吧?

——雪山银燕:嗯。要想办法解决。

 

俏如来终于忍不住,轻轻咳嗽一声。

小空帮他说:“银燕别玩手机了,快吃饭,不然菜都冷了。”

银燕条件反射地抬头看了看大哥,俏如来尽量表情温和,结果银燕一脸闷闷不乐地又低下了头。

俏如来:“……”

银燕低头发了最后一条消息,把手机放到旁边,开始吃饭。

 

——雪山银燕:但是大哥不让我做实验了。

 


评论 ( 8 )
热度 ( 23 )
TOP